我的位置:首页 > 本地创业
余杭晨报新闻热线(免费) 手机
更新时间:2019-07-03 13:04:49 点击数:94 来源:本站

  自今年以来,崇贤街道团工委围绕”三个全域“中心工作,凝聚团员青年,为建设“五大崇贤”贡献青春力量,立足崇贤实际,搭建青年风采展示平台,广泛开展各类活动,在低散乱整治、垃圾分类、创新守业、平安建设等方面,作出积极贡献,谱写了一段段动人的青春故事。

  近日,记者走进崇贤各条战线,走近这些奋斗在一线的青年人身边,感受他们在新时代中奋进着、开拓着、奉献着……绽放着“青春之花”。

  家纺业从未离开“实体经济”,当下互联网时代,作为新一代创业者又该如何带领“树大根深”的传统产业实现新一轮的特色发展?“创二代”秦伟锋把目光聚焦在了“电商”上。

  企业经营,不进则退,不管“新生事物”,还是“经验之谈”,最后还是得用效益说线年,时逢公司生产淡季,他在梳理公司内部管理制度时,无意中发现公司电商平台从2015年起连续三年都没有人打理,许多询盘也没有得到及时回复,他认为“这是个商机”。

  于是,他调整了工作时间,每天中午十二点到第二天凌晨一点,坐在电脑前回复国外买家的询盘。连续奋战两个月后,他获得了整整8个集装箱的订单,打开了传统布艺行业销售从线下走到线上的“新大门”。拥有敏锐商业嗅觉的秦伟峰及时组建了新团队,主攻电商销售业务,从2017年11月到2018年7月,短短半年多时间内,拿到了400万美金的订单,让公司销售额增长30%,顺利打开了印尼、中东、泰国、东南亚等“一带一路”国家的箱包布销售渠道。

  与老一辈创业家不同的是,秦伟锋更注重企业文化和团队建设。通过举办员工生日会,设置“一觉睡到自然醒”“带薪休假”及“心愿特权券”等形式,让企业更有“家”的氛围。同时,从挖掘员工潜能出发,以充分的物质激励和精神激励,给员工提供各种成长和发展机会,实现企业文化从“老板文化到团队文化”的转变,实现企业和员工“双赢”战略。

  早在南宋时,杭州名产西湖藕粉,就已经是宫廷贡品。而其实,西湖藕粉并不来自西湖,而是主要产于杭州艮山门外至余杭塘栖一带,其中,崇贤三家村出产的藕粉最为出名。

  随着时代变迁,沈鹏作为“农二代”接过父辈的创业接力棒,从经营管理和创新研发上,都进行着大胆的尝试。

  他积极发展电商,在网上开设天猫专营店,网上销售量从最初的几十箱,到如今的每月上千箱。销售额在两年内实现翻番,2018年销售额达3000万元。同时,沈鹏对生产设备进行“机器换人”,引进自动化生产线,并对厂房进行提升改造。

  “老底子的藕粉产品具有单一性,很难迎合当前消费者多变的需求,以前藕粉更多偏向中老年人口味,要想继续扩大消费人群,就必须在研发上找到突破口,创新求变。手工藕粉太过经典,突破难度很大,于是我从速溶藕粉等衍生产品上做文章。”沈鹏对记者说。

  还记得小时候,每逢年末,莲藕大量上市,左邻右舍、家家户户都拿出刀开始制作手工藕粉,挖藕、清洗、粉碎、过滤、净化沉淀、晒干切块……这每一项工序中,都蕴含了古人的智慧。

  崇贤是余杭最早推行垃圾分类的镇街之一,早在2015年就已经开展小区智能垃圾分类,并将垃圾分类的城市主战场延伸至农村,而这背后少不了像莫芳丽这样始终奋斗在一线的青年人的不懈努力。

  这几年,随着垃圾分类的纵深推进,宣传更是“到户、到人,入耳、入心”,在走访中,莫芳丽了解到,北庄村有一位姓邵的老人,视力一级残疾,在分类上有困难。她和其他志愿者每周至少一次上门提供帮助,边帮忙二次分解,边进行讲解。大妈虽然眼睛不方便,但是家里一向整理得非常整洁,对垃圾分类也非常支持,在莫芳丽他们的指导下,老人很快就学会了垃圾分类,而且保持得非常好。

  北庄村现有农户1180余户,23个自然村,27个小组,全村布置了13个餐厨垃圾分类收集点,定岗定时定人收取餐厨垃圾。为了促进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北庄村还推行了积分兑换模式,每次正确分类都能获得积分,积分可以兑换日用品等。同时,村里还建立了微信群,提供垃圾分类入户指导。

  “随着崇贤不断发展,人口越来越多,垃圾量也逐渐增加,如果餐厨垃圾分解得好,可以实现就地消纳,让垃圾量缩减一半,这需要我们每个人共同努力。”莫芳丽坚定地说道。

  近年来,作为余杭垃圾分类的“先行者”,在原有五位一体城乡一体化的基础上,崇贤街道新益求新,拉高标杆,进一步提升垃圾分类覆盖面,提高垃圾分类质量,实现垃圾分类覆盖全域化、分类质量精准化、垃圾总量减量化,全面打造城乡一体化垃圾分类“升级版”,助力我区争创全国生活垃圾分类处置示范区建设。

  “育芽团”是崇贤街道第一个志愿者服务队,从2016年成立起,就致力于垃圾分类。“育芽团”里有着许多像余雷君这样普通的志愿者,把垃圾分类当做一件公益事业来做,他(她)们走进社区的每户家庭,不厌其烦地讲解,细心贴心地指导,推动着社区垃圾分类不断出成效,而正是他们的默默付出,为美丽崇贤增添了靓丽的一笔。

  如今,垃圾分类已经深入人心,实现崇贤街道全覆盖。而在最初做垃圾分类的时候,余雷君和其他志愿者在老党员带领下进小区开展垃圾分类宣导时,却经常被当做推销人员拒之门外。当时居民们也不理解、不看好垃圾分类,认为志愿者们仅仅是在“作秀”。但他们没有灰心,用一次次行动耐心对居民进行劝导、宣讲。在“育芽团”的努力下,之前随意摆放、满是油污的垃圾桶,如今分类清楚、摆放得整整齐齐,苍蝇老鼠也少了。居民们也从最初的“不理解”到“主动分类”,从垃圾分类这件“关键小事”上,感受到身边环境的提升。

  余雷君做垃圾分类很多年,垃圾分类志愿者队伍也从最开始的10几个人到现在的200多人。家中两个女儿在他的悉心教导下,把垃圾分类做得很到位。“垃圾分类一定要先从自身做起,从自己家中做起,然后再走出家门影响更多的人,因为垃圾分类是一种习惯,是文明的体现。”余雷君对记者说。

  崇贤街道大大小小65个网格,将基层治理的范围尽数涵盖其中。365天,每天都会有网格员默默坚守和付出,正是他们身上肩负的“责任感”,才给了群众们一份充分的“安全感”。这是一个旁人看起来特别不起眼的岗位,但却关系着辖区居民的幸福生活。

  曹洪强就是这样一位青年网格员。去年四月,崇贤街道全面开展“低散乱”整治联合执法行动,在前期巡查时,发现辖区有一处非法铝合金加工点,在取缔的过程中,该加工点的老板娘突然情绪激动,挥舞着水果刀,威胁执法人员。

  见情况危急,曹洪强毫不犹豫,挺身第一个上前,就在夺刀过程中,手背被水果刀划开一道10公分的口子,鲜血顿时流了出来。他死死地攥住刀子不放手,其他同事见状也一起上前将抗法人员控制住。随后,曹洪强到附近卫生所作了简单处理,打了破伤风针,又继续上班。“那段时间任务很重,轻伤不下火线嘛”。

  记者在曹洪强手背上看到那道长长的疤痕。“当时情况危急,脑子里也没想那么多就冲上去了。其实这只是个别的极端现象,大多数市民群众都非常理解低散乱整治,只顾发展不管平安,得不偿失啊。”曹洪强说。

  工作做得好与不好的标准在于能不能得到群众的认可。在工作中,曹洪强不断学习进步,更加注重方式方法,在基层治理中总是从房东主体责任入手,给房东算“经济账、安全帐”,房东们也渐渐从“不配合”到主动协助。

  “出租房私拉电线充电、煤气瓶安全、公共区域明火、流动摊贩、低小散、三合一……”网格员日常工作十分琐碎,大事小事都要管,而且还要管好。

  “虽然任务重,但做了这份工作,就要对得起大家。”楼永迁说。他所管辖的南山网格共240多户,他一般是一路走一路看,遇到问题马上下车检查记录上报,电瓶车来回一趟基本上就没电了。

  上个月,楼永迁在巡查中发现一个流动摊贩正在龙口浜6号摆摊经营现场加工类食品,经他检查,食品原料、油、经营工具食品卫生安全均无法得到保障,“这些商贩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一些市民如果一时嘴馋,买了这些路边摊的食品,吃坏了肚子都找不到人。”楼永迁说。经过上报,街道开展大联动联合执法,确保辖区群众的健康。

  去年7月,楼永迁和同事在李水线应家桥一带巡逻,一辆农用拖拉机满载着一车茭白从此处经过,一位老伯不慎从拖拉机上摔下,头部着地,当场昏迷过去。楼永迁和同事见此情景,第一时间冲上去拨打120,并帮忙疏散人群,为抢救争取了宝贵的时间。之后,这位老伯伤愈回来特地向他和其他同事表示感谢,现在每每遇见也都会亲切地打个招呼。

  “平凡之中做平凡之事”,就是这些不起眼的平凡之事,把矛盾解决在萌芽状态,守护了这些点滴,就守护住了群众的平安。

  随着崇贤新城的不断发展,崇贤的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人口也越来越多,而许多居民尤其是老人,都羡慕能住在前村社区,“住在这里很幸福”。

  前村社区所在区域属于崇贤老集镇最主要的功能区块,在这里居住的老人最多,60周岁以上近400人,近7成都是“新崇贤人”。

  有人说,在城市居住关上门就是一个天地,有些邻居住了很多年,互相还不认识。社区居委会主任吴萍思考的是,该如何把新老崇贤人的心凝聚起来?

  “社区邻里节是个很好的平台,通过邻里节的举办,拉近了居民们彼此之间的距离,既加强了居民之间的沟通,又融洽了邻里关系。”吴萍对记者说。从2008年起,前村社区邻里节已经整整坚持了10年,而且没有间断过。吴萍也从最初的“小姑娘”到如今的“专业社工”,她把自己的青春都贡献给了社工事业。

  为了办好邻里节,她主动上门,与居民交流,咨询“能人才士”,挖掘一大批如腰鼓、门球、越剧、音乐、书法、烹饪、健身操等民间人才,组织人手创作、编排一台台高质量的文艺节目,促进地方文化的相互交融,让每位居民都能在这个“小社区”感受到“大家庭”的温暖。

  社工并不像想像中那样轻松,邻里节活动一般都在周末,社工们为了组织活动都是放弃自己的休息时间。但再苦再累,吴萍也无怨无悔,兢兢业业,用她的爱心洒满社区,用她一路真情换来了一片赞誉。“居民脸上的笑容就是我们最大的回报。”吴萍对记者说。

  马海强从事劳动监察工作已经整整十年,“调解就是要解决问题,先从法律入手,多方收集信息,寻找多方共赢的平衡点,必须出于公心,坚持公正确保公信。让每位职工都能感受到,在崇贤工作很幸福。”马海强说。

  今年三月,崇贤境内一家规上企业的一名员工因为民间网络借贷,追债公司打电话到他所在企业,公司认为该员工行为给公司造成了不良影响,打算给予员工单方面开除处理,并不予支付补偿金。而这名员工认为公司处理不合理,就来到崇贤劳动纠纷化解中心寻求帮助。

  马海强了解情况后,把双方约在一起进行调解。他一方面向企业方代表宣传辞退员工不支付补偿金的行为涉嫌违反劳动法,必须根据规定合理支付员工补偿金,遵循劳动法也保护用人单位的利益。另一方面,他鼓励员工要积极维权,并告诫他吸取经验教训,重新开始工作生活。在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下,双方终于接受和解。

  “其实,每一个案件,都需要从当事人内心进行调解。事未调解,先解心铃,真正的和解是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而并非单方面的胜利。”马海强对记者说。

  马海强说,因为工作的特殊性,调解人一定意义上都是孤独的,为了确保调解结果的公正性,案子调解成功后,都会刻意地与双方当事人保持距离。“公正就是这份工作的基石,确保矛盾不升级,在萌芽状态解决问题”。

  像马海强这样始终坚守在劳动监察一线的青年员工在崇贤还有很多,为“小事不出社区,大事不出街道”奉献自己的青春力量。

  今年以来,崇贤劳动监察中队共受理劳动争议案件495起,调解成功率96%,涉案金额达869.5万。被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等8部门确定为全省80个乡镇(街道)开展劳动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建设工作示范引领单位之一。

  作为崇贤的特色项目,“崇贤花篮”有着悠久的历史,它的前身是“石前花篮”,诞生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最初的表演形式以歌舞为主。

  2012年崇贤街道文体服务中心在组织村、社区参加排舞大赛的基础上,又邀请浙江省舞蹈家协会、浙江省群众艺术馆编导邵小眉老师,对崇贤的民间舞蹈花篮表演进行重新编排。

  舞蹈是杨家玲从小的一个梦想,她的舞蹈之路因为现实的种种原因,最终并没有走下去。通过朋友介绍,杨家玲认识了邵小眉,并开始从零基础学习“崇贤花篮”,第一次接触到“崇贤花篮”的那一刻,杨家玲说:“它点燃了我埋藏在心中多年舞蹈梦想的火焰”。

  后来杨家玲学习舞蹈的热情便一发不可收拾,她不顾家人的反对,甚至关掉了经营多年的门面,前往武汉、北京等地寻访名师,把拉丁舞、芭蕾、民族舞、古典舞系统地学了一遍。

  多年来,无论再忙,每天两个小时的练舞没有间断过,“只要能上台表演,心里就特别开心。走上舞蹈这条路,我像换了个人似的,感觉找到了人生意义。”杨家玲对记者说。

  曾经有一段时间“崇贤花篮”队伍人数从最初的30多人减少到10多人,杨家玲甚至因此而落泪。之后,她组织成立了“飞扬文化艺术团”,吸纳更多热爱舞蹈的朋友加入其中,还开办了儿童舞蹈培训,让崇贤花篮舞蹈“后继有人”。

  “琴、棋、书、画、诗、酒、花、茶”,古琴作为八项雅事之首,至少有3500年以上的历史,如今,古琴已经成为国学文化的一个标志性符号。身为第一批“90后”“非遗”传承人的马洁芳,当青春遇见非遗,又会有怎么样的碰撞?

  马洁芳是我区斫琴大师马岳思的女儿,用她的话说,“自己的胎教就是古琴”。马岳思是古琴斫制传承人,几十年来静心斫琴,造诣很高。马洁芳说,自己从父亲专心做好一件事上,收获到很大的精神力量。她认为非遗传承的不仅仅是曲高和寡的古琴技艺,更多的是不忘初心,矢志不移的精神。

  现在“90后”逐渐走向工作岗位,工作、生活压力需要释放,而古琴是一种非常好的选择。三五知己,一杯清茶,一曲古风,穿越到千年之前,从琴声中让紧绷的精神舒缓下来,来一场与古人对话的有趣之旅。

  马洁芳说,学琴若要有成,必不可有功利心,琴是“静心悦人”,没有对错,只有好听与否,抽象、难以表达,却真实存在。古琴是“慢生活”的代表,但对于年轻人来说,不免难以坚持。于是,2013年下半年,她在临平开办了古琴培训班,并通过古琴雅集等活动,吸引更多的古琴爱好者加入其中。同时,她还通过“古琴进课堂”等形式,让更多孩子接触古琴,喜欢上古琴,让传统技艺“开枝散叶”。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南苑街道迎宾路363号IFC 1号楼 2207室 邮编:311100 广告业务:86165206 电子邮件:

上一篇:创业第一步如何让你的公司活下去?


下一篇:互联网发展到现在对网络创业者来说最大的瓶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