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帮派
帮派须被扫进垃圾堆
更新时间:2019-06-01 12:08:15 点击数:240 来源:本站

  近日不少媒体对中央纪委、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的《习关于党风廉政建设和反斗争论述摘编》一书颇有关注。一些媒体还特意摘编习的诸多个性语言,其中就包括他对“一人得道,鸡犬”等现象的批评。

  在古代中国的王朝中,“一人得道,鸡犬”现象绝不鲜见。一个人做了大官,有关系的人就跟着得势。所谓“封妻荫子”,所谓打赏家臣——总之,在一个有权势的官员背后,必会有一群人围绕,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在今天的中国官场,看起来,“一人得道,鸡犬”的现象远未到绝迹的时候。有些时候,政坛中会弥漫乌烟瘴气,与这类现象紧密相关。也正因此,习曾多次批评此类问题,并以“群众是要戳脊梁骨”来强调这种现象的危害。

  “一人得道,鸡犬”的本质,其实是圈子文化,也是帮派。在某些从政者那里,圈子与帮派的利益高于一切。一些人孜孜以求的,不是天下为公,不是服务于公共利益,不是从纳税人或选民的角度出发,而是圈子与帮派的利益。当圈子与帮派的利益与公共利益形成冲突时,危害就出现了。

  帮派利益很容易与公共利益产生冲突,这是帮派的性质决定的。帮派对党内、社会进步皆有反作用力。当下官商伴随犯罪现象严重,就跟圈子文化和帮派利益大有关系。从少数人的利益共同体到更多官商紧密结合,帮派团伙会有步骤、有策略地进行运作,在官场经营,在商界牟利。

  就危害而言,帮派的负面作用不只是一个小团体的利益问题,还会对社会的公平正义形成伤害。这里边存在着明显的“劣币驱除良币”。在帮派的污染之下,普通社会民众的机会被掠夺,社会弱势群体的通道被堵塞。如此,生态易被玷污,环境难以清明。

  现代容不下帮派和圈子文化,这一点确切无疑。《文选》中记录了的“交代”,他告诫道:“党内无论如何不能形成小派、小圈子。”他又说,“小圈子那个东西害死人哪!很多失误就从这里出来,错误就从这里犯起。”这些朴素的话语,却是何等的有见地。习则直言:“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

  今天中国政坛上已被打击的一些圈子和帮派,也清晰地说明帮派就是社会“毒瘤”。去年底,中央局的一次会议曾指出:“把党的纪律建设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强化纪律刚性约束,严明纪律和规矩,党内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有中央媒体甚至直接点名,以“石油帮”、“秘书帮”和“山西帮”来概括已被打击的某些帮派与圈子。

  这几个名气很大的帮派,涉及人众,贪腐数额巨大。每每有相关的贪腐案件爆出,公众无不瞠目结舌。这一个个帮派利益集团,与现代法治背道而驰,与公众利益形成直接冲突,也与现代文化格格不入。不打击,市场环境难以净化;不打击,许多改革事业无法推动;不打击,社会的公义就会流于空谈。

  一个开放的、有生机的中国社会,一定是人尽其才,且高举公义。官场上的举荐与选拔,也当与帮派拉开距离。这个时候,既要对帮派“零容忍”,该打击的坚决打击,也要改良文化,铲除形成帮派的土壤。小山头、小圈子和小团伙,须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

上一篇:文武考试争状元醉玲珑手游 帮派君临介绍


下一篇:这很里约!暴力犯罪帮派火拼 里约安保部队带枪巡逻

[!--show.list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