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帮派
小说:帮派走私茶叶的事情走漏了风声还连累了老爷子受皮肉之苦
更新时间:2019-07-11 02:21:37 点击数:156 来源:本站

  义帮在上海滩的堂口众多,而这堂口的分派从来都是老爷子指定,能者便得,但是老爷子是多么老奸巨猾的一个人,即使是在义帮当中立了功冒了头也不过只能分到一些小的堂口,而大的四大堂口,文武堂给了夜秋霖,忠义堂给了宋一雄,孝德堂给了孙康宜,而这青浦堂没有分出去,一直在老爷子的手里,义帮上下早就私下传闻说能拿下青浦堂,谁便是那下一任的义帮帮主。

  那个时候上海滩突然涌入了一批外来的帮派,虽然义帮根本不用理会这种外来帮派,但是这些外来帮派天不怕地不怕,自然也不怕这义帮立下的所谓的上海滩帮派的规矩。

  这些外来帮派里有个从东北那里来的帮派,做事凶狠,破坏了很多义帮的小堂口,更向无辜的百姓收取高额的保护费,这动了一个两个义帮堂口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动了三个四个都是义帮堂口的时候就成了稀奇事了,所有的人都察觉到了这帮派就是朝着义帮来的,但是所有的人也是为他捏了一把汗,还真的是不怕死。

  这件事老爷子思来想去还是交给了宋一雄去办,宋一雄是跟老爷子一起出生入死过来的,老爷子知道他虽然花花肠子多,但是做事倒是快狠准,当然宋一雄也知道老爷子的意思是让他速战速决解决这件事。

  却没想到几天之后,宋一雄非但没有把这件事情处理好,还让人把心思动到了青浦堂的身上,上海滩有个商人姓叶,叶先生是做茶叶生意的,谁都知道这茶叶走水运容易受潮,但是这叶先生偏偏的要走水运这条路,因为他这水运茶叶生意是见不得人的走私生意。

  说来叶先生也是托了好大的关系才搭上义帮这条线,义帮对于这种生意自然是轻车熟路的很,叶先生的茶叶便通过这青浦堂的码头送了出去。

  要说上海滩的警署对于义帮的这种行为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来他们都知道义帮通的是黑白两道,上头肯定是有人,二来义帮每年给到上海滩警署的好处也不少,自然的警署那边对于义帮能不管就不管。

  但是如果有人把事情直接闹到了警署的门口,这就让警署上下比较难办了,这个在警署门口大张旗鼓哭天喊地的是刚来上海不久的商人姓黄,黄先生在上海警署的门口挂了个横幅上面写着“为民申冤,惩治不良商贩。”

  上海警署见过的人也不少,但是向黄先生这种胡搅蛮缠的并不多,警署那边第一天不处理他就来第二天,第二天不处理他就来第三天,之后干脆在警署门口安营扎寨,就一直待在那门口,赶也赶不走,本来谁也没把这黄先生当回事情也就当个笑话说说,想着他过两天大概就撑不住了。

  但是却没想到几天后警署收到命令上面空降了一个人到警署来,一来就是少尉,大家都知道是惹不得的大人物,而在这大人物上任的第一天就碰到了在警署门口的黄先生,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新上任的新官就在当天发了很大的火,说要彻查百姓的冤屈。

  而这黄先生要诉求之事,就是指责姓叶的破坏茶叶市场的规矩,叶先生自己成立了一个茶叶工会,因为茶叶的运输并不是太方便,大部分上海的茶叶都是在周边拿货,但是这叶先生成立了这所谓的茶叶工会,在供应商贩那边哄抬进价,有钱赚供应商贩那边自然开心,但是黄先生却不是属于这个所谓的工会的,但是那些供应商贩还是把报给工会的价格报给黄先生,茶叶本就是小本生意,但是被这工会把价格一哄抬这些其他的商贩就连生意也没有做了,更可气的是这个茶叶工会只限上海本地茶叶商人,对于黄先生这种外来客非常的排斥。

  等到黄先生说完这件事警署的人就更不想管了,这本来就是商人之间的默认法则,适者生存,他们也没有什么干涉的权利,但是却没想到黄先生果然是有备而来,他对警署的人说道:“那如果是走私呢?”

  走私的性质自然就大不相同了,但是这种事讲究的是证据,那黄先生早就知道警署的人会这么说,他说道:“证据你们去码头看看不就得了。”

  警署的人没想到他说的码头是指青浦码头,而青浦码头正是义帮的码头,这正中那新来的少尉的下怀,便跟警署的人说:“这件事倒要好好查查,如果这件事被走漏出去那肯定是我们里面的人说出去的,而大家也知道私自泄密是重罪。”这话听起来不痛不痒,但是谁都知道这是他们新来的长官对他们的警告。

  警署那一行人来到青浦码头查货的时候,那黄先生露出得意的笑容,似乎早就胜券在握,义帮的人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检查显得很慌张,甚至还未来得及去通报老爷子那边,那黄先生指着其中一艘通往上海的船只对那警署的警官说道:“这茶叶就在那儿呢。”

  那新上任的上尉二话不说派人抄了那船,果真在这船上搜出了茶叶来,而且数量还不少,那新上任的少尉也像是得了宝一样,对手下人说道:“来人啊把这些茶叶都给我带回去,顺便去公馆请老爷子来警署走一趟。”

  老爷子当晚便被请到了上海警署去,这新上任的少尉大抵也是想来个耀武扬威,这重的惩罚虽然没有,但是私刑倒是上了不少,这老爷子经历过大场面自然这些私刑对于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只是第二天夜秋霖来到警署保他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这老爷子身上血迹斑斑一看就是受了刑,夜秋霖虽然平常非常的叛逆一直跟老爷子作对,但是也从未见他遭这么大的罪过,一时间竟然有些上火。

  老爷子看着他下一秒就要大闹警署的架势拦住了他,反而对那个新上任的少尉说:“确实是在我码头出的事,但是这事确实跟义帮没有关系,长官还请查清楚才是。”

  再回去的路上,老爷子一言不发,夜秋霖有些担心老爷子的伤,到公馆的时候夜秋霖便让许墨文去请了徐大夫来。

  老爷子受了点鞭伤,虽然不严重,但是老爷子还是吃了点苦,夜秋霖派人去查这新来的少尉的底,才知道这人是马司令的侄子,难怪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是老爷子对这所谓的少尉倒是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是谁走漏了走私茶叶的事,而且准确无误的在码头找到了那走私的茶叶。

  老爷子在家休养了两天,这第三天便把宋一雄叫了过去,才不过两天的时间,老爷子便把这件事查清楚了,那黄先生本就是从北方来的,那新进的东北帮派有个老大是黄先生的老乡,这一来二去黄先生跟那小老乡便经常来往,所谓异地逢知己两人也相谈甚欢,黄先生因为茶叶的事情愁眉不展,这小老乡知道了这来龙去脉便打算帮黄先生出一口气,那个头头调查者叶先生垄断茶叶市场的猫腻,才发现这叶先生跟义帮往来甚密,这些外来帮派本来就把义帮当做眼中钉肉中刺,那人也是聪明买通了一个义帮的啰啰那人就这么把义帮用青浦堂运送茶叶的事情说了出来,谁都知道这青浦堂是老爷子最舍不得的一块肉,所以他们便联手到警署闹了这一出,一来灭了义帮威风长了自己志气,二来这青浦堂暂时是被警署盯上了,义帮暂时没有办法用这青浦堂弄出什么名堂来。

  老爷子一查这联合外帮的人并不是别人而是宋一雄手下的一个得力部下,宋一雄在处理外来帮派的事情上本就算是失职,而自己的手下又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宋一雄当然是第一时间去请罪了,但是没想到老爷子却当着义帮众人的面直接枪决了宋一雄的手下。

  老爷子从来不会自己动手,一来是老爷子这些年基本上也不怎么过问帮派的事,二来各个堂口有各个堂口的规矩,下面的人犯了事自然是堂主来处决,没有老爷子亲自处决的道理。

  宋一雄知道老爷子这次是真的发火了,他哆嗦着在老爷子的会馆跪了一夜,这第二天老爷子才允许他进会馆。

  老爷子跟宋一雄的渊源要追溯到四十年前,那个时候老爷子是个跑堂,而宋一雄是收债的小啰啰,两个人也是不打不相识,携手建立了义帮,只是这义帮创立下来也不容易,老一辈的兄弟走到最后的也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显然让宋一雄跪了一夜老爷子也是有些不忍心,请来了医生给宋一雄上药,老爷子对宋一雄说道:“这事不怪你,其实你我都知道我们的年纪也老了,有些事情确实处理起来不如年轻人了,我还想着我们十几二十岁的时候呢,那个时候一个人对付十几个人都不是问题,哪像现在,说到底这义帮要依靠的还是年轻人啊。”

  医生帮宋一雄上完药,那宋一雄走动起来也还是有些不利索,老爷子突然的对他说道:“算了这事还是交给小霖去做吧。”

  宋一雄当然知道是指外来帮派的事情,但是这件事本就是交给自己来做的,突然让夜秋霖抢了功劳,义帮上下会如何想他宋一雄。

  老爷子看着他倔强对上自己的眼睛,觉得宋一雄又回到了年轻时,那个时候的宋一雄也正是因为有这股狠劲才扬威于上海滩。

  宋一雄从那公馆内走了出去,却在不远处淬了一口痰,他从来都是低他一等,即使现在他是义帮的一把手,而自己充其量只能算个老二,他太了解老爷子这个人了,这个人看上去没有任何的缺点,最大的缺点却是重情义,而且是太重情义,这曾经跟老爷子共拼搏的情谊会成为他的免死金牌,宋一雄看着远方的红霞若有似无的传来一下鸣笛声,似是有些船只开始起航了,宋一雄觉得是实话抓紧行动,赌上一赌了。

上一篇:莎士比亚才是惊悚小说鼻祖?《麦克白》加上性、毒品后简直“18禁”……


下一篇:英国黑人王妃生完孩子肚子还是非常大看来是真的自己生的